戚繼光身為抗倭名將,為什么會晚景凄慘?

2019-12-31 12:24 評論數:

  戚繼光是明朝杰出的愛國名將、抗倭英雄,又因文思敏捷,文武雙全,被人稱為“將帥詩人”和“儒將”。他出生將門,一生久戰沙場,在抵御倭寇、鎮服胡虜、訓練士兵、修建長城、改進兵器和陣法創新等多方面,都有巨大的貢獻。同時,他又著書立說,撰有兵學名著《紀效新書》和《練兵實紀》,對中國古代軍事學術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。

  雖然戰功卓著,晚年卻遭政黨傾軋,被罷官免職。最終,他一病不起,一代將星就此隕落。

     戚繼光(1528-1587),字元敬,號南塘,晚號孟諸,山東蓬萊人。他出身于將門之家,17歲時父親去世,戚繼光襲父親戚景通之職,當了登州衛指揮僉事,雖然只負責管理登州的屯田事務,他卻心懷“封侯非我意,但愿海波平”的大志,也正是在登州任上,他第一次見到倭寇燒殺搶掠的惡行,也認識到北蠻韃靼進犯的危害,由此寫下了《備俺答策》等數篇軍事策略。

  嘉靖三十二年(1553),由于在“庚戌之變”和戍守薊州中的突出表現,戚繼光得到張居正的推薦,升任為蜀部指揮僉事,管理登州、文登、即墨3營25個衛所,負責山東沿海的倭寇防御工作。嘉靖三十四年(1555),為了加強沿海邊防,明朝設置了寧紹臺參將一職,戚繼光被任命守衛寧波、紹興、臺州三府的參將,這三個地區正是倭患泛濫的地區。戚繼光滿懷報國熱情,擔起重任,開始了他30余年輝煌的戎馬生涯。

     戚繼光上任后,發現當時明軍不僅戰斗力差,軍紀又壞。他們在百姓面前如狼似虎,在倭寇面前卻膽小如鼠。百姓當中流傳:“遇倭猶可逃,遇兵不得生。

  以這樣的軍隊是絕對無法完成抗擊倭寇的重任的,戚繼光因此決定重建一支新軍。在一次偶然的礦工械斗事件中,戚繼光發現義烏的民風彪悍,便立即上報胡宗憲,在義烏、永康的農民和礦工中招募了4000多忠誠勇猛的士兵,對他們加以訓練和整編,最終練成了一支訓練有素、軍紀嚴明、能征善戰的軍隊,也就是后來令倭寇聞風喪膽,名垂青史的“戚家軍”。

     戚繼光對“戚家軍”的訓練,首先,對其進行衛國保民教育,激發其抗倭立功的熱情,還嚴明軍紀,賞罰分明,讓他們以南宋的“岳家軍”為榜樣,保家衛國,不侵擾百姓,做到“兵民一體”、“萬人一心”。其次,又根據江浙的地形和倭寇的作戰特點,創制了由12人組成的“鴛鴦陣”,根據實際作戰情況,又能靈活演變成“三才陣”、“五行陣”等多種陣法,在抗擊倭寇的作戰中所向披靡,大顯神威。再者,又配以新式的狼筅、火器、戰艦等裝配。

  此后,“戚家軍”在和倭寇的80多次作戰中,戰績卓著,取得了臺州大捷、林墩大捷、平海衛大捷等勝利,一舉蕩平了浙江、福建、廣東等地的倭寇,明朝的東南邊患,從此海晏河清,戚繼光也榮升為福建總兵,一時間意氣風發,塵囂直上,被譚綸稱贊為“豈直當今之虎臣,實為振古之名將”。

     南方倭患已定,北方卻戰事未平,韃靼不時侵擾,實是明朝的一大隱患,朝廷遂復召戚繼光為總兵馬,鎮守薊州、永平和山海重鎮,并進封為右都督。戚繼光到任后,便總結出北方邊防的極大缺陷,加以整治,又組織修建了1000多座空心敵臺,創制出復合“車營”陣法,后來在他的指揮下,多次挫敗了蒙古騎兵的侵擾,有效地解決了北方的邊患。在戚繼光未上任前,17年間,薊州鎮曾換了10為大將,但都“率以罪去”,戚繼光到任后,“在鎮十六年,邊備修飭,薊門宴然。繼之者,踵其成法,數十年得無事。

  戚繼光能夠屢建奇功,彪炳史冊,除了他個人杰出的軍事才能和時代機遇外,和譚綸、張居正等朝廷要員的支持和器重也是分不開的。他在擔任薊州總兵期間,張居正力排眾議,雷厲風行,將和戚繼光作對的官員調離薊州,使戚繼光能夠大展手腳,一展宏圖,才能充分發揮出他的軍事才能。1582年,張居正去世后,隨即遭到政敵的清算,戚繼光和張居正關系密切,也因此受到排擠,先被調到廣東當總兵官,后又被罷官歸免,晚年生活窘迫,甚至連延醫治病的錢都沒有,最后在窮困中溘然長逝,終年59歲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贵州省十一选五开奖号